合肥SEO培训_合肥企业SEO内部培训_企业SEO顾问_网站策划
报名热线:400-680-1220
最新公告:
关注我们
目前在线:
三尺五大金牌课程
免费索取

《SEO优化秘籍》

根据大量实战优化案例和经验撰写,它将彻底颠覆你的优化思维!让你事半功倍!

现在留言,即可免费获得

姓名
手机

传销借网络资本运作还魂

 从2009年“自愿连锁销售”被曝光以来,国家就开始对这一传销行为进行严厉打击,抓获诸多传销人员,涉案金额巨大。

  高压之下,目前这一传销行为开始转战网络,传销人员为此打造了一种新的传销模式“网络资本运作”(以下简称“网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卧底一网络传销团伙数日后发现,网络传销的本质依然是“拉人头”,但却更具隐蔽性、跨地域性,且难以控制。

  中国反传销网创始人,有着十几年反传销经验的叶飘零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无论资本游戏怎么运作,‘拉人头’的特点永远不会变,这就是典型的传销”。

  国家工商总局反传销热线的一位工作人员也对记者表示,“鉴定是否属于传销主要看三个方面:第一是否‘拉人头’、第二是否要交‘入门费’、第三是否是 ‘复合提成’(从不断发展的下线重复、累计提成)。网络资本运作就是一种传销,原来也叫连锁销售或连锁经营,只不过被转移到了网上,目前我们正在查处这一传销行为”。

  旧模式:自愿连锁销售

  据悉,“自愿连锁销售”的基础是几何倍增原理和五级三阶制的分配制度。其基本规则是,每人投资3800元算一个份额,之后还要拉动三条闲散资金链,简单说,就是找三个合作伙伴,1变3,3变9,9变27,27变81,利用几何倍增原理,最终通过五级三阶制的分配制度而获得近1000倍的利润,合计高达380万元。

  所谓“五级三阶制”是指行业内的人,按投资份额的多少,分为实习业务员(1~2份)、组长(3~9份)、主任(10~64份)、经理(65~599份)、老总(600份以上)五个级别。

  在五级三阶制中,处于不同级别的人会有不同比例的奖金分成,级别越高的人得到的提成就越多。

  由于并没有实际产品,“谎言邀约”便成为噩梦的开始。例如,传销人员以去广西免费游玩或参观工厂、看投资商机等为借口,将自己身边的熟人、亲戚骗到目的地;再以国家为了支持广西经济发展和 “西部大开发”为由,允许以“纯资本运作”方式投资,诱骗当事人参观学习;随后要求当事人入股,发展下线。

  更有甚者,因为没有广阔人脉,往往发展几个下线就遇到瓶颈,但为了快速成为“老总”赚钱,最后只能提高投资额度,甚至替人买单,以凑齐600份额。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机问了几位传销组织的人员,几乎没人能说出老总的存在。

  对此,中国反传销网的创始人叶飘零称,“所谓的老总都是传销组织头目虚构出来的,或者请人过来表演给传销人员看的”。

  升级版:网络资本运作

  每当夜幕降临,倦鸟归巢之时,网络传销人员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在互联网的某个地方,当有新人被传销人员带进来时,传销团伙会热情向新人打招呼,并介绍自己的经历以及目前的获利。之后,新人将被带到另一个网络视频课堂,开始接受传销教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网络传销组织的所有成员都在现实生活中参与过“自愿连锁销售”的传销,而目前的“网络资本运作”正是这一传销模式的升级版。

  在某语音系统的一个名为 “至盛”的频道里,聚集了大约140人的传销团伙,他们平常通过这个语音系统进行办公活动。

  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首先接触的是名为“欢欢”的男子,其被朋友拉到贵州考察“自愿连锁销售”,被警方遣散回山东老家后,又在网上发现了“网资”这个项目。他觉得,这个项目比“自愿连锁销售”更适合自己。

  欢欢对记者强调称,“其实我们所做的不是传销,这是社会对我们的误解……”,之后从欢欢嘴里出来是一连串经济学词汇和对整个资本行业的分析,试图说服记者相信他们所从事的并不是传销,而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

  而对于记者所质疑的“自愿连锁销售”传销行为已被各地政府所查处一事,欢欢则用这个组织对外用的统一口径回答道,“这是国家对我们‘资本运作’的调控,这种模式在法律上没有被允许也没有被禁止,但对国家经济是有促进作用的。”

  “网资”看上去很美

  玥然是至盛频道的主任,是这个组织目前级别最高的人。在广西从事了一年半的“自愿连锁销售”,被遣送回家后,她又只身前往北京,开始玩“网络资本运作”。她是这个网络组织最早的成员之一。

  “以前都是要靠谎言来骗取亲人和朋友的信任才能发展下线,但‘网资’所做的完全是纯资金重新分配的过程,不需要购买任何产品,就可把无数个580元累在一起,通过不同的级别,把98%的财富完全瓜分的这么一个过程。”玥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为了使记者相信“网资”的合法性,这个团队的每个人都会提到一个名为“××国际财富会所”的网站。据团队成员称,这家网站在国家工信部有备案。

  根据欢欢给出的网址,记者在工信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中,确实看到了该会所的域名。

  “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一位计算机专家解释道,“这个网站的服务器在国外,在国内登记与否都无所谓,而且在工信部登记的也只是个人网站,一般很难监管这样的网站,假如网站涉及违法(行为),取证都很难。”

  记者发现,这个IP地址登记在美国的网站共有6个域名,除了上述域名外,还有其他5个网址。

  那么,这个网站究竟是谁在经营呢?对此,玥然只是解释称:“这个网站的经营是经过国家授权,在工信部登记备案的。”但涉及更多具体的细节,玥然无法给出答案。

  随后,玥然着重介绍了“网络资本运作”的可行性。首先,要注册成为该会所会员,需要支付580元的网站管理费用。与之前3800元一单相比,“网资”的一单只需580元,但最少要投资6单。

  在宣传中,“网资”最大的诱惑在于资金是即时分配的,一旦你购买了相应的投资后,再发展了相应的会员,则可以按照比例获得分红,分红的钱来自你所发展的下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分配的“即时性”并不像宣传中所言。

  玥然是组织中的金级会员,记者获得的一份数据显示,她下面有3名金级会员,其总业绩是4134份,涉及金额239万多元,如果以“网资”的分配公式,玥然应该获利在百万元左右,可其在网站上的显示仅为20万元,且其提供的一份取现表上很难看出账号信息等。

  对此,计算机专家分析称,这样的表格完全可以做出来。

  网络传销风险更甚

  事实上,聚集在这个群里都是“熟人”。在潜伏的几天时间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被带来咨询和即将加入的人都有参加过或考察过“自愿连锁销售”的项目。

  一位反传销的专家认为,“人一旦进入群体后,其思想往往容易被群体思想所代替,在传销组织所营造的强大磁场下,个人会自我封闭,最后群体的认同感会占据上风,‘网资’这样的模式中,会有很多‘回头客’来寻找组织。”

  所以,当有新人进到语音系统时,整个团伙的成员会用近乎疯狂地热情来欢迎,讲个人经历、讲感受、讲政策、讲环境等等,以前在传统传销组织所用到的一切都会在网络上呈现出来。

  为了配合网络资本运作的开展,传销头目开设了十几家论坛,这些论坛都是有关“自愿连锁销售”等讨论。从表面上看,这些论坛支持国家打击传销,讨论“自愿连锁销售”的危害。但网络传销人员会在这些帖子中多次加入自己的QQ号,一旦有人感兴趣,就会自动送上门。

  对于上述情况,有着十几年反传销经验的叶飘零不无担忧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种传销是最为简单的模式,但目前危害最大。一般来说,只要有三个头目在背后操控就可完成,一个完成网站的注册和运营、一个财务、一个负责培训。网络传销的特点是,它不会做大,当资金累积到一定程度后,背后的控制人就会抽逃资金,关掉网站。而国家很难监控到服务器在国外的网站,事后取证工作也是极其艰难的。”

  “除了加大宣传,让更多人警醒,从根源上杜绝传销,才是避免网络资本运作崩盘的最好办法。”叶飘零说道。

 合肥seo培训中心编辑www.jir.c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