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SEO培训_合肥企业SEO内部培训_企业SEO顾问_网站策划
报名热线:400-680-1220
最新公告:
关注我们
目前在线:
三尺五大金牌课程
免费索取

《SEO优化秘籍》

根据大量实战优化案例和经验撰写,它将彻底颠覆你的优化思维!让你事半功倍!

现在留言,即可免费获得

姓名
手机

淘外建站产品遭遇全国维权 成蒙蔽中小卖家骗局

一个蒙蔽淘宝中小卖家的惊天骗局?

  全国购买者掀起针对“淘外建站”产品的维权高潮

  ——记者暗访商派会议营销现场 还原事实真相

  这是一个淘宝中小卖家们共同的梦想:为了做大生意,他们在淘宝外另开独立网店,建立属于自己的电子商务网站,柠檬绿茶、七格格……只要敢想,就能成功!迎合淘宝中小卖家的心中所想,商派的“店掌柜”、万网的“淘里淘外”等淘外建站产品应运而生,借助会议营销模式在全国各地热卖,瓜分了淘外建站的大部分市场份额。看起来,一切顺理成章,不过,随之而来,上海、浙江、江苏、山东、东北、广东、天津等全国各大省市的大量淘宝卖家纷纷揭竿而起,怒斥商派等企业的会议营销过程存在大量虚假内容,要求上述公司将他们的血汗钱退回。

  IT时报记者 王昕

  A 卖家维权升级 已向法院递交诉状

  9600元建了一个“死站”

  林林(化名)是江苏徐州的一个普通淘宝卖家,二十多岁,身材娇小。“平时可以说吃喝拉撒都在淘宝上,网店和网络小说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林林自言,小女子一枚,以淘宝为生。

  今年4月7日,她参加由上海商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代理商杭州淘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徐州海天宾馆召开的一次营销会议。在长达3个多小时的会议中,“他们播放马云的讲话,讲淘宝的发展史,说能为淘外网站带来流量……一切的一切,都让我们参与者认为,这是一次淘宝内部的活动,可以为参加的卖家带来实惠。”现场买单支付9600元后,林林带回了一张她、商派、淘酷签署的三方合同。

  直到6月6日,林林发现,自己建好的淘外网站一个登录者都没有,完全就是“死站”,她这才有所警觉,并上网查询。“原来与我有相同遭遇的淘宝卖家不在少数,网上光商派、淘酷等QQ维权群就有好多。”林林开始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代理商翻脸不认账

  为了讨个说法,7月初的某天晚上10点,她独自一个人踏上前往杭州淘酷公司的火车,希望对方给自己一个明白的解释。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跋涉,当她风尘仆仆赶到淘酷公司时,对方完全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对当初会上承诺的服务完全不认账。

  “他们说我不会做经营,后来干脆就说没有承诺过可以导入流量,淘外网站得靠自己做宣传。到最后,他们竟然说‘早知道不把软件卖给你了’。”

  在淘酷公司碰壁后,林林再次找到服务提供方上海商派,“对方说‘一起处理,等结果’,后来,他们以我的服务已开通为由,拒绝为我退款。”林林认为,商派和淘酷公司冒充淘宝开展会议营销,而且承诺的导入大量流量等都没有做到,涉嫌欺诈,应该为她退款,而商派和淘酷公司不作为的态度,实在让她气不过。

  盼望司法机构主持公道

  在此之后,林林一直不懈通过各种渠道维权,但均收效甚微。7月21日,林林曾进入另外一场商派营销会议现场,告诫徐州当地淘宝卖家切勿轻易上当,当她的行为被发现后,被七八个人围上赶出了会场,即便林林打电话报警也无济于事,警方表示,林林口说无凭。

  “如果一点不去争取,会感觉人生很无力。”7月26日晚,林林再次踏上了徐州驶向上海的列车,8个小时后,清晨5点,林林到达了上海。这次,她与上海、常州的十多位受害淘宝卖家联合前往法院,希望司法部门能为他们主持公道。当天,徐汇区人民法院诉调对接中心法官收到他们递交的诉状后表示,就诉状描述情况来看,此案可能涉嫌诈骗,他们会进一步进行研究。“法官建议我们先去公安部门报警。”林林说。

  山东卖家集体前往商派总部讨说法

  林林的例子,只是众多维权淘宝卖家的一个缩影。据记者了解,受害淘宝卖家遍布全国各大省市,尤以淘宝生意发达、中小卖家基数庞大的江浙、广东、东北三地居多,其中不乏许多月营业额6位数以上的较大型淘宝店主,甚至包括一位持台胞证来自台湾地区的淘宝女卖家。所有人中,受骗金额从9600元至十几万不等。

  “你们平时做淘宝,经商,这么精明,怎么会如此轻易上当?”当《IT时报》记者将这个问题抛给众多受骗淘宝卖家时,对方纷纷表示,“你没做过淘宝,你是不知道,他们句句都说到我们心坎里了,再加上我们信淘宝,所以就轻而易举地上当了。”

  在通过电话、找代理商、找供应商等方式均不奏效的情况下,部分受害卖家的行为开始升级。7月初,20多位山东卖家集体来到位于桂林路的上海商派总部,并在门前拉起横幅,“商派,还我们血汗钱!”。可惜的是,在与商派相关负责人进行谈判后,山东淘宝卖家当天并未收获退款。在互联网上的众多QQ群内,为了拿回自己的退款,许多淘宝卖家纷纷相约前往商派总部讨个说法,或直接将商派告上法庭。

  高成本阻碍维权

  严嫣,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律师,意外卷入这场风波,并为数十位淘宝中小卖家义务提供法律咨询。“本来我不想管这事儿,但一段时间后发现受骗卖家数量远超我想象,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希望能利用我的法律知识帮到他们。”严嫣说:“我明讲的,不图财不图利,只因看不过去。”

  严嫣分析,目前淘宝卖家们维权的主要困难在于维权成本过大。淘宝卖家遍及全国各地,当他们有退款要求或者其他的维权诉求的时候,必然面临一场异地诉讼,而且相对于他们平均数万元的合同金额,即使赢了,必然也要付出相当巨大的经济代价,甚至得不偿失,这是各地淘宝卖家必须面对的计算题。

  目前,严嫣和数十位淘宝卖家正耐心等待司法机构方面传来消息。

  B 一场幼稚而蛊惑的营销会议

  此前,本报曾连续报道万网“淘里淘外”和商派“店掌柜”与淘宝卖家之间纠纷,根据对淘宝卖家的采访,这两家公司通过代理商召开的营销会议,问题多多,存在大量虚假宣传内容。为了证明淘宝卖家所言,《IT时报》记者亲自暗访参加了一次商派主办的营销会议,在2个半小时的会议过程中,记者亲历了一次由讲师一手导演的忽悠讲座。

  发财梦煽动会场情绪

  走进会场,所有参会者被分成6个小组,每组4~8个淘宝卖家,围坐一桌,由一位代理商公司的“桌长”负责。会场四周被各色各样的宣传易拉宝包围,它们的共同特点是写满了商派、淘宝、支付宝、淘宝商城、阿里巴巴等企业LOGO。

  与不少淘宝卖家的描述如出一辙,会议开始前的热场环节是扑克牌游戏,哪桌的扑克牌叠得最高,将获得游戏冠军,每名成员收获小礼品一份。

  接着,主持人邀请主讲嘉宾陈文(根据会场主持人介绍)出场,接下来的2个多小时中,他成为本次会议营销的主角,陈文的讲课效果将直接决定最终有多少人买单。

  与几乎所有商派、万网讲师相同,陈文同样先从大淘宝和电子商务的发展趋势着手,从宏观角度讲述淘宝卖家在淘外建设新电商平台的必要性。这部分内容占据整个讲课环节的大部分时间,陈文不断强调“全网营销,建立独立的B to C网店”重要性,并讲述了大量看似一夜暴富的淘宝个人网商案例,如刘建光的“零号男”、徐松茂的“名鞋库”、林玉成的“尚客茶品”等,陈文借此频频煽动台下气氛,“3年1.2亿、3年1.5亿、2年半1.3亿……我以上讲的案例都是商派策划出的案例……你们喜欢不喜欢?钱,你们喜欢吗?”台下的淘宝中小卖家们痴痴地回答:“喜欢!”

  煽动性的演讲、诱人的发财梦,为最后阶段讲师抛出产品做足了铺垫。

  “坐在家里当甩手掌柜可以赚一个亿”

  会议最后40分钟,商派及其代理商形象逐渐浮出水面。陈文对商派的表述同样充满了说服力:

  “阿里软件中90%网页设计等由商派外包完成,淘宝中70~80%网络架构由商派完成。”

  “2010年底马云持股商派,2011年初柳传志持股商派,今年晚些时候马化腾也会持股商派。”

  “柠檬绿茶等大卖家,出逃淘宝失败(即淘外建立独立网站)……是因为他们没有用商派。”

  对于商派软件功能描述,陈文将其包装为一个“网商扶持名额”,而不是一款实实在在的软件,在陈文口中,这个“扶持名额”包罗万象、无所不能。

  “名鞋库使用(商派的)SEO搜索优化引擎后,单子多到接不住。”

  “整个服务包括……首页植入、首页分享;一淘搜索引擎可以录入,既然和马云合作了,就直接录进去;新浪微博加V认证……6大电商平台入驻 ,人人网、开心网、一号店、拍拍、淘宝、京东,任选6个……”

  “这是淘宝赋予中小卖家的历史机遇。”

  会议最后阶段,讲师和台下的淘宝卖家已经进入如痴如醉的境界,陈文甚至描述淘宝卖家(使用商派服务)成功后的场景,“坐在家里当甩手掌柜可以赚一个亿,风险投资来找你,比如孙正义、许智伟、马云……”

  冒用政府“双推工程”品牌及公信力

  除了对服务功能天花乱坠的描述,为了使淘宝卖家入瓮,陈文还将政府的公信力作为自己的说辞。

  “陈老师代表3方、4方(商派、淘宝、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代理商)来提供这个扶持计划……”

  “这个扶持计划是谁来扶持的?是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双推工程’……你们想不想成为政府推动的对象?”

  “今天的扶持名额只有5个,经过我审核通过的(才能办理)。”

  根据记者调查2012年5月29日,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确实曾公布关于实施2012年度电子商务“双推”工程的通知,上海商派等11家企业成为2012年度电子商务“双推”平台企业,上海市将从信息化发展专项资金中安排1000万元资金用于此项工程,贴补中小企业、小微企业上网“触电”、转型“电商”。

  根据上海市经信委网站公告,有意向入网的中小企业可登录上海中小企业网根据自身业务方向和实际需求接洽平台企业,签署一年期的服务协议,接入相关电子商务应用。而商派向淘宝卖家提供的合同服务期限一般都在3年以上。

  另根据7月29日官方统计数字,上海商派在“双推”平台新增企业数基本为零,这说明,上海商派暂时没有通过政府“双推平台”为中小企业提供服务,通过会议营销发展的用户与上海市经信委的“双推”工程没有直接关系。

  另外,在会议营销现场个人淘宝卖家只要拥有身份证就可以刷卡买单,申请到所谓的“扶持名额”,这也与上海市经信委要求的申请企业必须拥有工商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等实体企业资质相去甚远。

  参会者抢着买单

  有了讲师长达2个半小时的组合拳,会议最后,根据记者粗略判断,约8成参会者纷纷要求申请“扶持名额”,并在会议讲台前排起了长队,急切盼望能从讲师手中得到一张“宝贵的申请单”。

  会议现场,最快的参会者仅仅几分钟时间就草草填完了“申请单”,并直接到工作人员处刷卡付款。记者发现,这些淘宝卖家手中的“申请单”,其实就是商派、代理商和淘宝卖家之间签订的三方合同,许多淘宝卖家连合同看都没看就签了字。

  一位熟悉网络建站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这份三方合同内容实际上描述了一个基本的淘外建站服务,根本与“双推扶持计划”无关,更谈不上为淘宝卖家带来有效流量,至于讲师承诺的入驻一淘、6大电商平台入驻、新浪微博认证等服务更是完全没有体现,全是空谈。这位业内人士直言:“这就是商家的算盘,会议营销全是忽悠,让消费者迷迷糊糊在合同上签了字,结果合同上写的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商家看似履行了合同,消费者维权就困难了。”

  针对商派及其代理商在会议营销过程中存在的虚假宣传行为,目前《IT时报》记者手中已经掌握了多份录音和视频证据,这些音视频文件来自全国淘宝卖家在各地商派会议营销现场的采集。

  C 究竟什么让淘外建站市场彻底做烂?

  帮助淘宝卖家淘外建站,做大生意,本是件双赢的好事,但究竟是什么让问题会议营销横行,把这个原本可以健康的市场彻底搅烂。

  售后服务差激怒用户

  是利益,急功近利的心态,让商派、万网等和它们的代理商疯狂地追逐“现钞”。

  资深业内人士王博(化名)向记者表示,会议营销过程固然存在严重问题,但代理商和供应商都不愿意为买单的淘宝卖家提供优质的后续服务,才是导致问题连连的罪魁祸首。

  王博透露,如杭州淘酷公司,一个月的运营成本约20万,淘酷负责人必须大量的举办会议营销敛入现金,才能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至于客户的售后、培训服务,能做多少算多少,无力提供服务的就先搁置。而商派、万网等公司,一般以2~3折的价格将软件“廉价”卖给代理商,这样的利润不足以支撑它们为所有用户承担有效的后续服务。

  “据说绍兴的代理商就做得不错,一个投诉都没有。”王博表示,如果处理好售后服务,手把手教会淘宝卖家使用这些软件,他们未必会如此激烈地要求退款,“所有人都抱着先忽悠,将软件卖出去,然后不管了,这样的心态当然做不好事情!”

  另一位接近万网的人士向记者表示,由于万网被阿里巴巴集团收购后,怀揣上市目标,所以对营业收入等指标增长需求旺盛,从而导致了在“淘里淘外”项目上显得有些激进,不过目前万网已经暂停了会议营销模式。

  代理商“跑路”了

  5月18日的《深圳晚报》上,一则清算公告,让广东地区的不少淘宝卖家揪起了心。公告显示:深圳市华威网科技有限公司因经营亏损经股东会决议注销,现已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

  这意味,华威网公司恐将倒闭,淘宝卖家们的退款诉求就会彻底落空。据悉,华威网公司曾是万网在华南地区的主要代理商之一,购买其产品的淘宝卖家麦先生向记者表示,“在新闻上看到苏浙一带不少卖家得到了万网退款,但广东地区还有大量卖家退款无门,我们真不知该怎么办?”

  据悉,万网针对华威网公司客户的态度是,可以退款,但只能退30%。理由很简单,30%即相当于当初华威网向万网支付的软件购买费用,万网已将这笔钱全额退出,分文不赚,如果卖家要求更多,那就等于万网为华威网贴钱退款,这样的要求万网很难接受。

  “跑路”的代理商不止华威网一个。常州卖家钱烨(化名)称,去年自己通过上海掌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营销会议购买了商派“店掌柜”产品。数月后的一天,他忽然发现,掌际公司的常州办公地已经人去楼空,而商派却称已与掌际解除代理关系,而且在长达大半年时间里,商派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己,为自己“接续”咨询等服务。

  严嫣律师表示,代理商的主体消亡,有可能意味着供应商货款损失以及淘宝商户的退款障碍。如果代理商合法清算,自然无可厚非,但如果代理商非法清算,恶意终止,公司或负责人也将面临法律的约束和惩罚,“同时,我认为,作为软件供应商,有责任关注并制约代理商的法律风险,防止代理商恶意倒闭。”

  D 记者三问商派

  多位要求退款的淘宝卖家向记者表示,商派反复强调,退款得找代理商,商派为了维护企业形象和利益,愿意帮助卖家们向代理商申请和办理退款,但商派本身与此事件无关。对于商派的“正义形象”,《IT时报》记者不得不提出以下三个问题。

  所有责任都是代理商的?

  在商派、代理商、淘宝卖家三方签订的合同背面,几款针对代理商的描述乍一看并不起眼:

  “丙方(代理商)须按照协议约定向甲方(淘宝卖家等客户)提供协议范围内的产品及服务,不得过分承诺或欺骗客户,如果因此产生的经济或法律纠纷由丙方自行承担。”

  “丙方向甲方作出非乙方(商派)承诺内容的承诺的,则由丙方确认由甲方直接向丙方追求责任。”

  “退款的受理方及实施方均为丙方。”

  从条款来看,商派似乎将会议营销、过度承诺服务内容、退款等烫手的活儿都丢给了代理商。

  当记者查询上海中小企业网后,看到了一份截然不同的合同范本——商派参与“双推”工程提供的官方标准版合同。这是一份两方合同,合同中并没有代理商(丙方)出现,而合同的标价为16800元/年,与代理商推销给淘宝卖家的价格不符。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何官网数据显示,这份商派“双推”工程标准合同的销量几乎为零,代理商在整个销售体系中地位独特而重要。

  “前述限制淘宝卖家权利、免除供应商也就是乙方责任的条款,被印刷在合同背面,签署时很难留意到,同时也没有明显、或者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甲方(淘宝卖家)注意。那么这些条款的有效性必然被质疑!”严嫣表示。

  商派等究竟知不知情?

  事实证明,类似营销会议存在大量夸大、过度和虚假宣传情节,那么商派、万网等上游产品提供方对此究竟知晓吗?

  对此,万网曾表示“并不知情”,商派公司则反应暧昧,并未向《IT时报》明确表态。不过,一位商派员工表示,曾观摩过类似会议,而且商派会挑选部分会议场次进行监督。

  “怎么可能不知晓,这真是笑话,无论商派,还是万网对会销行为百分之百知晓,同样对会销行为潜在的问题完全知晓。”王博提醒,在代理商召开的营销会议中,代理商往往只是承办角色,主办方正是商派或万网等。在利益面前,商派等选择默许。

  一位参加过会议营销的电子商务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我去参加过他们的会议,这么做怎么行……(如果让代理商这样卖我的产品),我可不想哪天,莫名其妙就被抓了坐牢了。”

  对此,严嫣律师表示,在商家的宣传中,如果发生不以自己的真实名称和标记销售商品的、以虚假的商品说明、商品标准、实物样品等方式销售商品的,将有可能涉嫌“欺诈”宣传,按照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相关规定,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费用的一倍。“如果代理商的销售模式以及销售过程,是经供应商培训或者派员组织的,那么供应商将承担销售宣传的法律责任以及法律后果。”

  商派等和代理商究竟是什么关系?

  今年4月初,商派搬离了自己创业、发展了10年的“根据地”——虹桥路333号慧谷高科技创业中心,而这里同时也是商派上海地区的主要代理商上海荣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址。代理商和供应商协同办公本无可厚非,但常州淘宝卖家向记者出示的两份合同范本,却让商派与代理商之间的关系让人生疑。

  在两位淘宝卖家的合同上,一位名叫吴旭峰的负责人,先后在丙方(代理商)和乙方(商派)位置签署了自己的姓名。在其中一份合同中,吴旭峰代表代理商签名,却敲上了乙方商派公司的公章;在另一份合同中,吴旭峰则在乙方商派公司处签名,并盖商派公章。同时,合同编号显示,两份合同签署间隔时间很短。

  在丙方上海掌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网站上,记者看到,吴旭峰正是该公司的主要对外联系人,该公司与商派解约后,正代理销售另一款淘外建站产品。也就是说,吴旭峰仍为掌际公司工作,那么,他为什么可以代表商派与客户签约?为什么他手头有商派公司的公章?常州淘宝卖家表示,他们已向徐汇区人民法院递交诉状,要求商派及其代理商退款相信司法机构会给他们一个公正的解释.

合肥seo培训中心编辑www.jir.c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