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SEO培训_合肥企业SEO内部培训_企业SEO顾问_网站策划
报名热线:400-680-1220
最新公告:
关注我们
目前在线:
三尺五大金牌课程
免费索取

《SEO优化秘籍》

根据大量实战优化案例和经验撰写,它将彻底颠覆你的优化思维!让你事半功倍!

现在留言,即可免费获得

姓名
手机

团购网1元盈利的苦与乐

团购网1元盈利的苦与乐:满座网首次扭亏为盈

 

  一直笼罩在亏损阴霾下的独立团购行业,终于迎来一丝曙光。昨日记者独家获悉,团购网站满座网(微博)上月首次实现盈亏平衡,并盈利一元钱,成为业内首家扭亏为盈的企业。从2010年行业开始初步发展,到今天终于出现了盈利排头兵,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这说明团购行业的春天将至;但也有人认为,“一元盈利”偶然性较强,从长远来看恐怕只是昙花一现。无论如何,这意义非凡的一元钱,都将为久未出现好消息的团购行业注入一剂强心针。

  “一元盈利”之难

  从一拥而上到市场冷冻

  虽然实现扭亏为盈的事件比满座网CEO冯晓海(微博)此前估计的六七月有所推迟,但看到账本上的赤字转为盈余,无论是冯晓海还是他的“友商”们,都会对满座网实现盈亏平衡感到可喜可贺。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元钱的意义所在,是其为团购行业扫清了“只赔不赚”的阴霾。

  从2010年的一拥而上,到今年的大浪淘沙,团购行业作为新兴电商模式,经过了发展最为跌宕起伏的一段时期。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团购行业曾经创下了10个月创造10亿元市场规模的奇迹,经历了企业数量从0到近6000家的数量激增,但也遭遇了资本寒冬和持续的闭店潮,最终使总量降至3000家以下,80%的市场份额集中在规模前十的团购企业中。

  据团购导航网站团800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国内独立团购网站规模在今年8月首度突破20亿元,达到21.1亿元,团购网站数量略有减少,为2938家。

  某餐饮企业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2010年下半年,企业市场部几乎被团购企业的销售人员踏破门槛。在逐渐尝试团购模式后,餐厅的上座率的确有所上升。但从去年入夏开始,企业明显感觉到来谈团购合作的人开始减少。“像我们经过几个月的双向选择,一直与两家团购企业保持合作关系,一直至今。”在商家看来,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团购行业经过时间的洗礼,的确已经从不理性的过热发展冷却下来。

  在大起大落之间,团购行业的市场渗透程度不断深入,成熟度也不断提升,惟一不变的就是行业内所有企业都在持续“烧钱”,依靠“输血”维生。缺乏自身造血能力,成为众多投资机构不看好团购模式的主要原因。正因如此,这“一元盈利”更显得来之不易。

  “一元盈利”之喜

  打破“庞氏骗局”质疑

  虽然只勉强实现了营收平衡,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期间,冯晓海显得颇为得意。“我们行业里的几个人经常会约着聊一聊企业发展的现状,我有时候听着都会偷笑。”在冯晓海看来,虽然上月盈利仅为一元,但随着市场成本、人力成本支出的降低和销售额、毛利率的稳步提升,满座已经可以实现持续盈利。“我们挣钱肯定不会满足于这一个月、这一元钱,而是为了长远发展。”

  在满座网得以长远发展的背后,这一元钱几乎为国内团购企业集体“洗白”。去年6月,美国团购鼻祖Groupon提交IPO申请后,被美国投资人指为“庞氏骗局”,一时间引起业内广泛争议。投资人乔斯·费拉雷认为,Groupon自身并未创造价值,而是创造了一种“并不稳定的均衡状态”。它的运作模式就像是一场“庞氏骗局”,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牟利。但随着Groupon在今年二季度实现扭亏为盈,团购模式在美国受到认可,这也为中国团购企业注入更多信心。

  如今,国内首家团购企业的扭亏为盈,打破了“团购自身未创造价值”的言论,也让国内团购同行在阴霾中看到一丝曙光。同时,作为一种象征意义,这也说明团购行业对消费者和商家而言的确具有影响消费模式的意义,而不是一个永无休止的噱头。

  据大众点评网今年发布的《2011年度城市生活消费报告》显示,去年全年,北京市民仅通过大众点评团一家团购网站就节省了2.84亿元人民币,平均折扣力度达到3.5折的团购商品,也大大拉动了北京市民的消费。而另一项对电影票团购的分析指出,去年全国电影票团购成交额为8.94亿元,占中国电影票房的6.87%;约有3450万人次通过团购网站购买电影票,平均折扣为3.5折,客单价为26元。“现在,团购几乎成了我购买电影票的惟一途径,从去年年初到现在,我再也没有在电影院柜台花几十元买过一张电影票。”消费者叶小姐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一元盈利”之路

  “省吃俭用”降成本提毛利

  为了盈利,满座网虽然没有“壮士断腕”,但也做出不少牺牲。

  记者了解到,团购网站的主要盈利方式是依靠抽成扣点,而主要开销则是市场费用和人力成本。“上个月得以扭亏为盈,一方面在于毛利率水平的提升,另一方面我们也主动降低了市场投入和人力投入。”冯晓海坦言,满座网从去年10月起开始“省吃俭用”。

  记者了解到,满座网从今年开始减少了市场费用投放,将东直门总部的办公地点合并到酒仙桥分部,砍掉了一部分亏损严重的地方分站,同时对员工数量也有所精减。从交易额上看,企业的销售规模也从此前的“亿元俱乐部”掉到现在的千万级别。在冯晓海看来,这其实是从“求规模”到“求利润”的一个转型。从去年开始,满座网和业内不少企业都摒弃了“盲目求大”的思路,提出“深耕细作”的规划。

  “其中,员工数量的减少受益于企业后台系统的优化。”冯晓海解释道,此前满座网的编辑团队人数达到200人,但通过自主开发一系列软件系统后,企业并不需要这么多人来进行网页及图片编辑等重复工作。“原来的编辑因为对企业和产品很熟悉,可以经过公司培训到品控部等部门从事更高级的工作。”冯晓海说道。

  在节流的同时,满座网的综合毛利率从此前的5%左右提升至10%。“除了行业整体毛利率有所提升外,满座还通过为商家提供增值服务,使综合毛利率高于市场平均水平。”冯晓海透露,在抽成扣点之外,满座还开始以“按效果付费”的盈利模式,为参团商家在百度、微博和社会化媒体上提供推广服务。

  “一元盈利”之思

  企业患上“团购依赖症”

  但在团购企业或将迎来的蓬勃发展背后,也有商户对此表示“稍有担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餐饮企业负责人认为,团购的发展对餐饮而言一直是一把双刃剑,一旦作为第三方的团购企业日益壮大,对商家的影响也是两面的。一方面健康发展的团购企业可以为商家带来更全面的服务,另一方面团购企业的话语权随着规模的扩大,有可能会挤压商户的生存空间。

  经常参与团购的白领一般20元就可以搞定一顿午餐,以至于有人称“团购让物价回到了十年前”。但对商户而言,搭上团购这辆快车并不等于走上了发展的捷径。有餐饮业内人士认为,团购确实带来了批量销售,但由此造成的品质下降也无可争议。

  以团购的两大重量级门类餐饮和电影票为例,一家日均客流在百余人的普通餐馆,一次成功的团购能够在短期内让客流量爆炸式增长,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客流远超承载能力,造成座位难求、饭菜质量下降、服务接待能力下降。对于一部分知名餐饮来讲,团购就餐的顾客多是来尝鲜的,很可能并非是潜在客群,一旦没有团购优惠便不再光顾。考虑到团购带来的复杂结算手续和并不明显的长期利益,不少企业对其浅尝辄止,甚至敬而远之。

  北京烹饪协会会长姜俊贤认为团购“标餐”模式将产生巨大弊端。由于团购持续时间长,标餐可能成为这段时间内后厨的重点,从而影响研发新菜品和改进技术的积极性。长此以往,企业的活力和竞争力也会随之下降。

  与团购对餐饮企业带来潜在经营问题不同,团购电影票被认为造成不公平待遇。“会员只能享受购票7.5折优惠,如果任何人都能在团购网买到3折的电影票,那会员该怎么想?”UME华星国际影城经理刘晖曾对记者表示,他并不认可电影票团购这种方式。刘晖认为,这在短期内或许会提升影院的人流量和上座率,但长此以往将使得影院入不敷出。电影院线90%的收入依托于票房收入,一张票卖20多块钱,对于大部分座位在1000个左右的影城来说,都是在做亏本的买卖。

  “一元盈利”之势

  技术驱动将成未来核心

  “满座网盈利说明行业已经在走向良性”,团800联合创始人胡琛分析,近一年来,行业内大部分开始从粗放经营转向精细经营,从“满地投广告”转向了以效果为导向,这也是未来团购网站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方向。一家企业实现盈利,对于整个团购行业都是一种激励信号。

  对于满座网,冯晓海对未来的发展模式已经很明确。“技术驱动将成为未来发展的核心。”冯晓海认为,打营销牌的确可以产生吸引眼球的效果,但那只是行业发展的初级阶段,“地基没打好,只能做营销”。如今,公司经过沉淀和流程完善,就要转向技术驱动。胡琛对此也表示认同,“近一年来,行业内大部分开始从粗放经营转向精细经营,从满地投广告转向了以效果为导向,技术驱动便是其中一种,这也是未来团购网站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方向”。

  冯晓海提出,未来的团购消费有可能会实现这样的一幕:消费者进入团购网站,在下单选择本地服务后,比如餐饮,即可体验3D立体化实景,然后直接在网站挑选座位。但他同时坦言,目前受制于国内本地服务商家的信息化建设仍不到位,团购技术的发展仍任重而道远。

  对于团购网站仅有一家盈利的局面,胡琛认为仍要谨慎看待,“我们需要正视的是,这个盈利是偶然的,还是行业找到了一个可持续盈利的模式。如果是后者,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有很大的价值”。但他同时认为,目前看来一家团购网站对整个市场产生的影响仍无法估计。  商报记者 崇晓萌 邵蓝洁/文 宋媛媛/漫画

  记者手记

  团购行业需要更多正能量

  一块钱的盈利,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其象征意义要大过实际意义。但无论这一块钱的盈利是否存在,盈利的消息都带给团购行业无限的欣慰和信心。

  在经历两年多的浴血奋战后,团购行业已开始显出疲态。去年的“千团大战”还让记者记忆犹新,但不知从几时起,曾经“战得痛快”的团购企业却纷纷偃旗息鼓。媒体记者聚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少再谈论团购话题。在瞬息万变的电商世界里,一个行业没有声音的可怕之处在于,人们谈论的焦点很快变成了移动互联网、网络品牌、瀑布流、比价搜索、品牌代运营,当你再想要发出声音的时候,却发现听者已经寥寥。

  细数近期的团购新闻,笔者发现行业正在被负面消息所吞噬:团宝网倒闭、24券资金链断裂、规模扩张脚步停滞、寒冬延续、美团糯米口水战……从行业角度而言,团购需要一个正能量来提振军心。今年7月,嘀嗒团CEO宋中杰接受笔者采访时曾表示,今年下半年定将出现2-3个实现盈亏平衡的网站。如果满座网是第一家,相信第二家和第三家将接踵而至。

  三家盈利企业,足以说明行业趋势。随之而来的蝴蝶效应是,投资客将看到团购并非骗局,融资寒冬捱过指日可待;消费者信心回升,团购销量随之上升,现金流趋于宽松;健康企业发展日益壮大,加速行业集中度及优胜劣汰。一块钱的盈利或许将成为一块敲门砖,敲醒团购企业的集体冬眠。

合肥seo培训中心编辑www.jir.cc

×